朋友圈賣面膜,到底什么鬼-金色面具背后的微商怪像

 情人節賣玫瑰面膜、清明節賣艾蒿面膜、夏天賣綠豆泥面膜、秋天賣燕窩面膜……社交圈里的面膜從年頭賣到年尾,從未賣斷貨。試問,微商刷屏誰最強?面膜,面膜,還是面膜!面膜占據了微商界的半壁江山,就像一張張面具,它的背后有著怎樣的真相呢?

 

      “埃博拉”專拿平民開刀

        對于微商營銷,想必你早已是敢怒不敢言,亦或是也萌生了借此平臺撈點金的想法。“代理”或者“總代”遍地都是,尤以面膜居多,這種類似于上下級賺差價的產品營銷模式,有沒有讓你想到傳銷呢?

        有網友感言:“有的人在朋友圈買面膜,煽動力很強,像是要給你洗腦一樣”。大家都號稱自己賣的面膜是“廠家直銷,保證正品”,而實際上,除了圖是真的,產品來源與質量,都無從考證。

        看到這兒,你也許發現了疑點,面膜從買到賣,走的并不是所謂“廠家直銷”的主干道,而是平民間倒賣,拿面膜界的明星“俏十歲”來看,微博、微信、qq,甚至貼吧、論壇,都有它的蹤影,是誰在賣、誰在買?顯而易見,不管是這病毒的攜帶者、還是垂涎者,都是逃不開微商陣地的網民自己。

       “代理”移植,風險翻倍

       一場席卷海淘、代購等電商的面膜病毒,將營銷將主力從專柜、官網轉移下來,網上發帖賣貨,店鋪租金變成了一級級代理間的利潤差價,可謂綽綽有余。

        代理多了,無路可走!當當人人都來做代理,商品的宣傳描述就變成了:“10分鐘見證奇跡,選美小姐都在用的好面膜”;售后質保也是看醉了:“本人拍著胸脯保證質量,不好用跟你姓”;可這,卻可能是新聞頭條《敷面膜暴斃背后的故事揭秘》的“美麗”結局。

        面膜代理信譽度幾何?近日,一款名為“勾勒”的面膜在網上宣傳稱即將登陸香港TVB強大的合作伙伴、打造強勢品牌,網上宣傳中還P有央視播出截圖。但據知情人表示,勾勒主要是在微商上銷售,其在江蘇的省級代理商楊子也曾講過:管他(勾勒)是什么產品,那怕是毒面膜,只要能掙錢就行。

        低成本,高銷量

        一片普通面膜的成本平均在1元以下,但最終到買家手中的價錢成了十元,三十元,甚至百元,并且面膜作為快消類化妝品,一般都會有較為大批量的購買,這樣光是一單的成交額利潤就在幾百元。

        龐大的消費量,加上微商特性的快速傳播層層相加的客源,更是利滾利,新型社交工具的變種傳銷暗藏其中。逃開有關部門調查的法眼,受害消費者往往只能坐等新媒體揭開內幕的那一刻。

        圖文并茂的功效介紹與使用者好評,都是一種常見的造勢。在此,解讀君再告訴你一遍:專利號并不能代表什么,專利靠的是申報,專利局是不需要去驗證其功效與成分的,對于安全性和真實性并不能完全保證,專利局的義務中不包含打假,不要中招了找專利局哭。

        在“放養式”平臺“殺熟”

        昔日的好友相識,瞬間搖身一變,身份轉為賣家,人人打著“自己信賴的產品,讓信任自己的客戶放心”這樣的旗號,厚臉皮的社交圈成了圈財的工具。微博新增的粉絲、微信請求通過的好友等等,可能并非仰慕你的強大           魅力,主動來喊“約嗎”的善類。以朋友之名,談天說地“釣魚”兜售商品的人,往往先扔感情煙幕彈,帶你進入包圍圈,再搶你錢包,然后拉黑消失在人海。

        曬著“我親戚、我閨蜜、我哥們在國外”的人,更是打著海外代購的旗號,干著化妝品代理的勾當。要知道,海外產品要大批量進入大陸,只有走化妝品公司代理的渠道,私人代購往往批量小、快遞慢,且商品真假難辨。

        盡管微信也推出了可供商家注冊的公共平臺。但類似于面膜模式的微商營銷仍然處于“放養”狀態,對其的監管極為有限。有專家表示,想要進一步放大“微平臺”的營銷潛力,必須制定一套可行的管理體系。只有在有效的監管下,才能帶給消費者愉悅的購物體驗,才能夠保持這個平臺活力、生命力。

        “熊貓設計”普法:任何不在藥監局備案的任何一款化妝品,都是禁止銷售的,另外,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九條的規定:“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的費用的一倍。”

百乐门娱乐游戏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