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中國應用商店:不僅想做分發渠道

由于種種特殊原因,中國Android應用生態呈現出與海外迥然不同的發展態勢:Android官方應用程序商店Google Play一直難以進入國內市場,而諸如360、百度、豌豆莢等眾多應用分銷渠道則瓜分了這一龐大的市場。

有意思的是,去年5月,亞馬遜appstore悄然登陸亞馬遜中國,從而稱成為首個成功進入國內應用商店市場的外企。鑒于海外市場的成功經驗,appstore有望成為中國Android應用分銷渠道的重要力量,改變國內眾多眾多應用商店中質量良莠不齊的現狀——所謂第三方市場大都不過是盜版集散地。

緊接著,Kindle Fire在亞馬遜中國開售,軟硬件均已經落地。然而,一年多過去了,捆綁在Kindle生態中的appstore不僅沒有對國內應用分銷渠道產生太大影響,反倒有些淡出人們視線的趨勢。

但實際上,亞馬遜中國對于appstore的建設從未停止腳步。目前,亞馬遜中國應用商店應用達到3萬個。上個月,亞馬遜中國副總裁、應用商店負責人梁康妮接受了愛范兒的專訪,首次向外界透露亞馬遜中國應用商店的現狀以及本地化的工作。

盡管給外界以“捆綁于Fire平板的應用商店”的印象,但appstore并非一個封閉的應用商店,用戶均可以在亞馬遜官網上下載appstore的APK文件并安裝在非Fire平板的Android設備上。

梁康妮向我們透露,事實上,誕生于2011年3月的appstore的初衷并不是為Kindle Fire服務的。“其實在沒有平板電腦設備構思之前,亞馬遜就有這么一個團隊了,考慮提供無線應用。”

但不容置否,軟硬結合的戰略讓appstore大受裨益。今年6月份,appstore應用超過24萬個。盡管遠不及蘋果和Google均已超過50萬應用的量級,但讓亞馬遜驕傲的是,appstore的ARPU值更高,這意味著開發者的盈利水平更高。

市場調研機構IDC展開的一項基于Kindle Fire發展調查報告顯示,65%的開發者稱亞馬遜應用經濟回報好于或持平于對手,74%的開發者稱Kindle Fire上每款應用的平均收入更為高些。

梁康妮坦承,appstore進入中國后發展狀況并不盡如人意,“它基本上是把美國翻譯成中文。”

因此,在亞馬遜中國應用商店中國團隊中,我們看不到產品經理。目前負責商務對接的約10人,更多的人力花在內容測試和審核上。

亞馬遜中國決定大張旗鼓地推倒重來,加大力度重建appstore的本土化工作。梁康妮告訴我們,亞馬遜中國近期正在大力招聘,準備組建一個中國產品研發團隊。這個研發團隊完整地囊括一家互聯網公司應有的角色,包括產品經理、設計、產品架構、研發、KOI、視覺交互等等。

“這對亞馬遜而言是歷史性的,因為中國用戶現在能用到的亞馬遜服務,全部都是基于美國的產品設計。”

梁康妮希望從移動化體驗入手,徹底地改變亞馬遜中國應用商店的交互,讓應用可以更快速的、主動的呈現到消費者的面前。她認為,亞馬遜中國應用商店擁有各種琳瑯滿目的分類,但是用戶需要自己去發現。“它沒有太多逛的部分。”

盡管擁有種種不利因素,但亞馬遜中國應用商店仍然擁有諸多優勢,首先,它是目前國內唯一一個可以將中國開發者帶向全球的平臺。據梁康妮透露,appstore應用開發者全球共享一個Developerportal,經審核之后,開發者可以自由選擇分發到不同的國家和市場。

“其實很多本土的開發者,反過來是需要海外的市場。因為其實對他來講研發成本是一個方面,反倒沒有那么多的本土化的考慮,因為國外市場,英語的世界還是有挺好的收入的。”

談到面對國內應用分銷渠道的競爭,梁康妮認為,如果只是把自己定義為一個應用商店,那么機會就相對小。“因為已經有那么多千萬級,上億級用戶的應用商店在你前面了。”

 

“最早亞馬遜想要做應用商店,它不僅僅是只希望提供一個所謂分發渠道。我覺得亞馬遜是一個技術公司,特別是在無線這個領域,我們有兩大塊的顧客,一方面是消費者,就是手機用戶,”梁康妮說,我們作為一個電商,我能夠提供一些開發者,把流量換成購物的行為,我給他分成。比如說你今天在豆瓣的書評看到這個,我想買這本書,你一點到了亞馬遜的PC去買了這本書,豆瓣是有返點的。為什么在無線上不可以呢?”

基于這樣的考慮,亞馬遜中國決定將應用商店的app整合入亞馬遜電商的app之中,也就是說app作為商品成為亞馬遜電商的一個子集。

“這種業務它就不是單純應用商店的概念,但是這個是作為應用商店,就是我們要去想、要去做的事情。“梁康妮說。

百乐门娱乐游戏客户